首页高中作文高一作文正文
导航

作文聊得来

  聊得来

  文 | 张淑雅

  不知多少年前,母亲还是信佛的。那年,她独自一人去往灵山求缘拜教。我满以为她又会像往常一样,带回一堆可有可无的玩意儿,可是这次,只有一块木头。

  一块木头。

  这么说也不是很恰当。椭圆形的模样,不过拇指大小,这一看便是上好的木料,轮理分明,且有一缕似有若无的幽香。母亲说,它是用灵山的檀香水浸濡而出的。

  木块上系着一条黑线。母亲从灵山回来后,便着急把我从房间里拽出来,她要亲手为我系上这块木头,让它与我如影随形。用火燎一下打结处,母亲轻轻将木块从我脖子上垂下,我感觉沉甸甸的。

  母亲说这是块灵木,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它说,它会一直陪着你的,直到它没有生命。

  这一戴便是许多年。

  我很听信母亲的这句话。每当夜深人静,我就捂着那块灵木,跟它分享我的喜怒哀乐,我的短暂半天。它从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听我念叨,听我诉衷肠。

  我能感受到它是有生命的,它的心会跳,它有温度。我相信那是它微弱的回应,而并非我手心残留的余温。这些年,它似乎是我唯一的挚友,与我很有话题,给我信心,给我力量。

  而我与母亲,这些年如“箭在弦上”,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倒是很多,却越来越“话不投机半句多”。我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肯主动半分,不肯退让半分。

  如果可以,真想回到以前的我们。

  “啪!”一声清脆的破碎声拉回了我遥远的思绪。我低头寻找何物,却发现正是那块木头静静地躺在地上。我弯腰,小心翼翼将它拾起,却看到木块已经碎成两段,摔得很整齐,连裂口都是齐的。

  我一阵心寒,不禁有些发慌:“它可是我这么多年来的宝贝呀,只有它和我最聊得来了。可是……”不断摩挲木块,我察觉到了异样,将木块从中间裂口处扯开,四个小字映入眼帘:

  大爱是亲。

  恍惚间,一切东西都不复存在了,我的思绪开始游离。原来这块灵木别有深意啊,想想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对着“大爱是亲”去抱怨母亲的各种不是,一阵酸楚,怎么也消逝不去。

  母亲是爱我的!

  灵木碎了。不过没关系,没有了灵木,我还有母亲,我会努力的,我一定与她重新找回当年的我们——那对无话不谈,很聊得来的母女。

  我暗暗发誓。

  原来大爱是亲,是太上忘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