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写作素材人生哲理正文
导航

有哲理的故事 有哲理的故事大全

  驾驭命运的舵是奋斗。不抱有一丝幻想,不放弃一点机会,不停止一日努力,下面是zw234作文网www.zw234.cn 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有哲理的故事,希望能帮助到大家!

  有哲理的故事

  被愚弄的人

  一片茂密的大森林里住着一只年老的猴子。这只老猴总认为自己拥有神奇的法力。有一天,一个城里人在林子里迷了路,遇到了老猴,老猴答应带他走出森林。

  “但是你必须臣服于我,我才能帮助你。”老猴提出了条件。

  老猴的法力似乎真的起了作用,那个城里人居然心甘情愿地当了它的奴隶,每日任凭它肆意支使,骑在脖子上消遣娱乐。

  后来,林子里来了一群猎人。当猎人们看见一只猴子竟然骑在人身上时,惊呆了。猎人们捉住了猴子,把它和那个人一起带到了城里。那个人回家了,猴子被送进了动物园。

  那个人回到城里后,马上就觉得猴子的法力对他再也不起作用了。

  他经常去动物园看那只猴子,发现那只猴子发怒时也不过就是朝他挥挥拳头、扔个香蕉皮而已,可它为什么能愚弄他那么长时间呢?

  生活中遇到困难在所难免,但如果我们把摆脱困境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,就难免受制于人,失去自我和尊严。

  有哲理的故事

  心只有用心来征服

  东汉光武年间,在北方灰暗的天空下,一队衣衫不整的犯人艰难地行走在尘土飞扬的路上。时而有人倒下去,然后被人架起来,凛冽的寒风吹在身上,像刀子般刺痛着肌肤。从他们绝望的眼神中可以读出对命运的预感,不是被处死,就是被冻死。走在队伍最后边的,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官员,他叫钟离意,奉朝廷诏令负责把这些囚犯押解到河内府。此时,钟离意忧心忡忡地看着眼前的这支队伍,他知道,这样走下去,将有不少饥寒交迫的囚犯不能走到目的地。

  路过弘农县城时,钟离意命令队伍停下来,然后转身直奔县衙而去。钟离意在大司徒侯霸府中做事,作为上头来的人,县令赶忙降阶相迎。几句客套之后,钟离意说明来意,请他为路过此地的犯人制作棉衣。县令一愣,面露难色。按理说对那些作奸犯科的囚犯是不能讲仁慈的,官府有限的资源救济贫困的好人还救济不过来,怎么能给这些自绝于人民的敌人呢?这事如果做起来可是要冒丢乌纱的风险的。拒绝吧,眼前这位上司也够自己喝一壶的。好在他脑筋来得不慢,赶紧点头应承下来,吩咐人去做衣服,下得堂来立刻钻进书房,亲笔给皇上写了一个奏章,详细汇报了事情的经过。意思很清楚,事情是钟离意闹的,我是迫不得已。只是他不知道,钟离意接下来做的,更让他目瞪口呆。

  在给囚犯们全部穿好新棉衣之后,钟离意命令除去所有犯人身上的枷锁,然后告诉他们要去的地方,并约定好了日期,大手一挥:“你们都各行其便,咱们不见不散!”惊得随行押运的士兵倒吸口凉气,还没来得及阻止,犯人们早已一哄而作鸟兽散。

  没有了囚犯们的拖累,可接下来的行程并不轻松,士兵们想着如果丢失了犯人,这罪责无论如何也逃脱不过去了。钟离意看得出大家的担心,安慰他们说:“放心吧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们不会失信的。”一面也写了一道奏章,说明了情况,命人送往京城。

  在众人的疑惑中,钟离意抵达了河内府,在约定的时间地点,等待囚犯们的报到。结果让手下人意想不到的是,所有囚犯全部按时到达,没有一个人违期。属下很庆幸,而钟离意却始终很坦然,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。

  光武帝看到了先后送达的奏章,听到了汇报,非常感慨地对侯霸说:“你任用的属下用心如此仁慈,确实是良吏呀!”

  几年以后,因病辞官的钟离意被重新启用,任命为堂邑县令,钟离意再次玩起了心跳。县里有个叫房广的人为父报仇,杀了人,被关进监狱,等待处死。不久,房广的母亲忧愤而死,得知死讯的房广悲痛欲绝,号啕大哭。钟离意知道了,心里很不好受,叫狱吏把房广带来,对他说:“我想让你出去,回家把母亲安葬了,如果你重信义你就回来,不重信义就算了。”身边的官员和狱吏一听,急得直跺脚,极力劝阻他说:“他可是死刑犯,跑了的话上哪里去找他呢?到时我们大家可是吃罪不起啊!”

  钟离意说:“如果他不回来,我一人担责任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  房广果然没有辜负钟离意,给母亲办完了丧事,自觉地返回监狱接受处罚。钟离意向上级汇报了情况,最终免除了他的死刑。

  钟离意为官所治理的地方,无不人心向善。有人倾慕他卓著的政绩,向他请教从政的秘诀,他说:“真者,精诚之至也,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。”

  在这个世界上,心只有用心来征服,憎恨只能加重憎恨,只有仁爱才会让仁爱生长。

  有哲理的故事

  蚕马王子

  《蚕马》的故事:有个人被掠走了,只剩下妻女和一匹马,万般无奈之下,他的妻子做了一个过于轻率的承诺。她称,只要有人把她的丈夫救出来,就把女儿嫁给他。一言既出,马“绝绊而去,数日,父乘马归”。母亲将原委细细道来,“父不肯,马咆哮,父杀之,曝皮于庭。”已经够惊心动魄的了,接下来,超现实的力量更将故事推到峰顶,曝之于庭的马皮忽然卷女而去,一直飞啊飞,飞到了桑树上,两者合为一体,女孩成了蚕,马皮成了外面的茧。

  盘瓠的传说跟这个差不多。盘瓠一开始是只龙狗,传说里的东西,不知道是什么。有一回它的主人高辛王跟人打仗,也是说,谁能取对方的脑袋,我就把公主嫁给他。前面情节都是一致的,但是后面却有了变化,盘瓠通过努力,像青蛙变王子一样变成了人,然后把公主娶回了家,唯一的遗憾是留了一个狗头没变过来,但多多少少总能被高辛王接受。

  跟《蚕马》比起来,盘瓠的故事政治的成分多,爱情的成分少,盘瓠不像是受到爱情的怂恿,倒像是处心积虑地改变自己的人生

  光有勇猛是不够的,还得头脑灵活、改头换面、全面去除底层烙印。盘瓠算是改造得相当成功了,但还是留了个狗头,这也像个比喻,那狗嘴脸总是去不掉的。